文化首页 > 警界 > 文化
你在他乡还好吗
2018-09-10 10:27 | 来源:河南省公安厅网站 | 作者:杨晓君

 

“你在他乡还好吗?可有泪水打湿双眼,你在他乡还好吗,是否还会想起从前……”时光如水,芳华不再,有多少人相遇相知,又有哪些人哪些事始终让你无法忘却,尤其随着时间的推移与你愈来愈血肉相融化为一体,让你毕生感谢感动,甚至庆幸在茫茫人海中曾经和他(她)遇见……
二十六年前的这个时候,一张中专录取通知书让我踏入洛阳警校,怀着无奈与愧疚的我如同害怕见到阳光的含羞草,每天深居简出,不愿见人,直到有一天在刑法课堂上遇到了她——张玲。张玲老师刚从中南政法学院研究生毕业不到三年,高高的个头,浓黑的双眉,白皙的脸颊,爱笑的面容,苗条的身材,一身警服携裹之下,更加显得英姿飒爽,绿意盎然,然而更让我惊叹的是,她知性优雅的仪态、幽默犀利的口才、驾驭刑法的出神入化、洞穿人心的微笑以及无处不在的亲和力,短短45分钟之后,所有的同学尤其是年仅17岁的我都深深喜欢上了这个大姐姐般的老师。
从此后,我的眼里只有她,大约人都是讲缘分的,她也开始留心我,还让我做了刑法课代表,在她的办公室我发现了大量的书籍,不仅有《红楼梦》、《三国演义》,还有《呼啸山庄》、《简爱》,甚至还有柏拉图的《理想国》和尼采的《权力意志》等书籍,每本书上她不仅圈圈点点,还写了大量的读书笔记,二十多年前,这些对于我来讲是那样的远不可触、深不可及,我很少见到一个如此年轻美丽优雅的女人在阅读如此大量而且深奥的书籍,我问她:您长这么美,又是名牌大学毕业,为什么还要如此刻苦,她借用李白的《妾薄命》告诉我:昔日芙蓉花,今成断根草,以色事他人,能得几时好。
从高中到警校,对我来讲是个崭新的开始,更是个陌生的起点,不仅是未被名牌大学录取的愧疚,还有学习压力蓦然减轻的不适应,我对每天宿舍内的男生打牌女生织毛衣格外排斥,然而却无力改变,但在张玲老师的影响下,不一样的人生开始了。她要求我每一周从她这里拿书,还辅导我写作,刚开始,我难以坚持,尤其写的文章经她修改之后,如同街头丐衣,五彩斑斓,就算如此难堪,她也不安慰甚至还罚我抄写和背诵名家名作,我要打退堂鼓,她发脾气了:人生的第一次博弈已经失利,今后就要更加努力,这样三年五年十年后你才能找到更好的自己。我开始下功夫,在别的同学荒废时光时,我则泡在图书馆内学习读书写作。直到有一天她笑着告诉我:很好,你可以出师了,我却哭了,这条路很艰难,但这种张开双臂游弋世界的博大和快乐,让我明白了一个女人究竟要怎样活着。
毕业前夕,她调到了武汉和爱人团聚了,临走时,她送我一个笔记本,上面写着:这个世界上唯一不背叛你的只有你的灵魂和身体,你要永远让她们在路上。刚开始我们还联系,再后来,是她出国的消息,再后来,我们就不曾有音讯,但我知道,她一定很好。
我们每个人都是时间鞭子抽打下的陀螺,被肥胖的欲望充塞的身体只有在高速的旋转中才不会倾塌,我们总得围绕各自的物质光源运行,无论怎样,你都要作出选择,而我则是利用文字喧哗的那个人,也许没有具体的目标,就像孤单的地球每日向宇宙中播放音乐,我用文字倾诉和表达,我用文字鞭策和前进,我更用文字书写着身边战友们的奉献和无私,如今的我已经加入了市作协和全国公安文联,正在创作一部长篇小说,散文集有望年终出版,二十四年前,当张玲老师让我学习、阅读和写作时,我根本没有想到会走上这样一条路。
几重苍翠,几度飞花,编制成此时此刻此处此容颜的我,然而,这一切都源于多年前的架构和努力。回首来时路,对那些曾经帮助、支持过自己的人,双手合十,说声谢谢,真的感谢。
张玲老师,我想你了,你在他乡还好吗?
  (作者单位:洛阳市公安局西工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