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首页 > 警界 > 文化
魂牵梦绕老排长
2018-08-01 17:36 | 来源:河南省公安厅网站 | 作者:高连春

 

 
年年八一,今又八一。思绪如同涌潮,冲开了记忆的闸门,把我带回到四十年前的云南边防,定格在我第一任老排长罗霖身上。
罗霖排长是贵州遵义人,刚刚二十出头,他个子不高,一双眼睛炯炯有神,不太标准的普通话,极具亲和力。
由于边疆吃紧,我们这批乳气未尽的年轻娃娃,没有经过新兵连的集中“淬火”,便直接补充到老兵连队,和老战士一起,同训练,同吃住,同学习。连最基本的队列动作都还没完全掌握,便跳跃式的进入了瞄准、投弹、射击……这便是后来才知道的“临战训练”。
依稀记得,19791月,我和战友们唱着“向前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太阳”的嘹亮军歌,在金平县一个叫“同心寨”的瑶族村寨住了下来。由于临战前政治学习,内部通报,周期总结等,都需按照上级要求,定人定时定点完成,不知是别人推荐,还是罗排长“慧眼识宝”,居然选中了我。于是,上情下达,下情上报,纵横左右,里里外外,我忙碌着并快乐着。罗排长当时居住在一间不到十平方米的民居里,除了床和桌子,所剩空间无几,罗排长就让我和他同睡一张床。房东老乡送来的各类水果及食品,罗排长也毫不保留地让我品尝个够。白天我挎着罗排长的手枪,跟在他的身后,到各班训练点和驻地查看,晚上,罗排长给我讲政治,讲军事,讲历史,讲地理,谈理想,谈追求,谈人生,谈家庭……他的话如明灯似航标,引领着我前进的方向。
罗排长所带领的三排,共有七、八、九、十四个班,每班只有一门八二无后坐力炮。按照上级规定,作战时人和炮要分散配属到步兵连队,也就是说,要面对面跟敌人较量。在部队将要出国的前一天,罗排长特意把我叫到面前,深情地说:小高,根据你个人的情况,我已向连长杨万昌请示过,把你调到一排去,将来,对你个人和咱们连队都是好事……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我当时并没有多想,便悄然无息的去了一排。
和罗排长分别的第二天,即是震惊中外的1979217日,我们伴随着隆隆的炮声,开始了正义的自卫反击。“117高地”,是储存在我脑海里永远挥之不去的记忆,就是在攻打“117高地”时,我原来所在的三排七班,全班共11人,牺牲负伤10人,直到此刻,我才慢慢回味过来,罗排长建议把我调出三排的真正用意。“117高地”胜利之后,在我们连队的炮阵地,我又奇迹般见到罗排长,那时,他全身上下都被红泥包裹着,犹如一尊雕塑,我远远看到罗排长,三步并作两步跑上前去,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战后,我被连首长挑选到连部当了文书,不久,又被选拔到团部,当上了专职新闻报道员,又破格提拔为干部,在1984年的者阴山自卫还击作战中,我冒着生命危险采写了多篇战地报道,其中,“战斗英雄”安忠文、尹怀忠及“英雄排”、“民族班”等一大批先进典型,受到军委或军区表彰,我也光荣立功,被提拔到师部当新闻干事。转业回到地方以后,我时时处处以老排长为榜样,从普通民警到交警队长,无论在哪里,我都兢兢业业,用心用情,换来了领导的认可,赢得了群众的好评,曾多次受奖,还光荣地立了三等功、二等功……
日月如梭,几十年弹指而去。我由于工作调动,和罗排长失去了联系,但老排长罗霖的名字,却始终镌刻在我的脑海里。我不停地寻找联系,均未如愿,直到有一天,噩耗如同惊雷:罗排长因交通事故,永远地离去……
可尊可敬的好战友,请您安息!
(作者单位:商丘市公安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