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首页 > 警界 > 文化
小寒期间
2018-01-17 16:47 | 来源:河南省公安厅网站 | 作者:刘梦凝

 

 
  小寒,若把她当作女孩子的名字,是最合适不过了,娇小玲珑的气质,如同小雪,楚楚动人。
  小寒的小,小寒的寒。一个“小”,将寒冬的严肃缓解了几分,增加了些许轻灵和调皮。
  小寒其实最具欺骗性,它比大寒让人冷得多。小寒往往包含了所有最寒冷的日子。没有哪一个季节如冬这般,黑白分明,深刻通透,最是昭然若揭了。而最是昭然若揭的东西,越发不能轻易下判断。这也许就是大自然蕴含的大智慧吧,给我们以思考。这个季节留给我们最多思考的时光。
  一下雪,这世界变得静了,净了。我们需要沉静。刚下完雪,无风,空气中残留着雪的晶莹,天地间变得更加透明空旷。行走在这片童话的世界里,让人有无限的欲语处,无尽的向往间。公园里一切都变得那么简单,简单得让人肃然起敬。这些树,就是冬天里最美最抽象的画,不见血液,但见骨骼的那种。
  路旁粗大的法桐,抱紧自己的枝丫,露出壮实的躯干,好像不怕冷的样子,坚强地支起一片,一小片天。精光的筋骨,凝敛着生命的精华。枝上稀稀拉拉的几片枯叶和铃铛似的果实,点缀着这片天空,有了不一样的意境。几片焦黄的梧桐落叶卧在雪地里,像被遗落的信笺,写满爱的誓言。
  远处几株腊梅凌寒怒放,轻轻地吐露幽香。黄艳艳的花朵在白雪的映衬下更加鲜亮。在小寒节气里,梅花开得最早。想起王安石的咏梅花诗“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有梅无雪不精神,有雪无诗俗了人”,在冰天雪地的季节与心爱的人踏雪赏梅,读着这些梅花诗,真是暗香浮动令人陶醉。忍不住作了首小诗《初雪》,也学古人雅一回,算没有辜负这美景。
  天公从未怜仙藻,一夜琼花满蓼乡。
  几许相思寄何处?清晨踏雪觅幽香。
  不知什么时候走到小桥边,湖水结了厚厚的寒冰,如一面古铜镜。岸边,柳的影,草的影,桥的影,附近楼房的影,连同我们的影,一切都被冰封在这面古镜中了。
  公园里小店门口斜插着根粗木棍,高高翘起的一端一层层缠绕着稻草,一串串红火火的冰糖葫芦呈放射状插在稻草把子上,如一棵会移动的红果树,格外夺目,成了这里的一道靓丽风景,温暖着我的记忆。山楂果蘸着冰糖稀,最妙的是经寒风一吹,吃起来又冰又脆,酸酸甜甜的味道,那便是童年的感觉了。
  小寒节气,农事已毕,颗粒归仓,农人可稍作休息。有了闲时间和闲钱,娶儿媳妇的,嫁女儿的,这个月的喜事也就多起来,新的小家庭组建起来,开始过着平凡的小日子。人世,也就这样生生不息地传递下去。
  小寒过,大寒会至。春在不远处蓬勃欲发。
  一双喜鹊从我们头顶飞过,登上枝头。
  (作者单位:固始县公安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