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首页 > 警界 > 文化
爱上“警察蓝”
2018-01-02 11:05 | 来源:河南省公安厅网站 | 作者:肖开棪

 

 
我的父亲是一名警察,记忆中的他总是在忙。早上上学别的孩子都是父亲送,他却早早忙着上路执勤去了。放学了,别的父亲早早站在门口等着接自己的孩子回家,他却又忙着疏导下班高峰拥堵的交通去了。尤其当每年的正月十五闹元宵的时候,看着别的孩子可以高高坐在自己父亲肩头看到广场上的烟花表演,而我却只能牵着母亲的手站在拥挤的人群后面,听着高处别的孩子兴奋的欢呼声,我就更加埋怨父亲,也更加讨厌那身父亲一穿上就要离开我,最终又把他永远带走的蓝色警服。
长大后,命运却让我考入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在我还没有完全接受自己将成为一名警校生的现实时,就遭遇了当头的第一棒——剪去我已经及腰的长发,紧接着是难熬的军训。每天凌晨4点就要起床叠被子,五点集合后跑操,跑完操后还有一整天枯燥重复队列训练等着我们——齐步、正步、蹲姿、敬礼,更有烈日当头、风吹雨淋的双重折磨。每天训练结束后,我的脚早已没有了知觉,腿也感觉硬邦邦的。宿舍内务,房间除规定物品外什么都不能有,我的娃娃、香袋连同我所有的小心思一起统统被锁进了箱子的深处。被子按照要求也要叠成豆腐块,为了被子板正好扣出棱角,睡觉时我们都恨不得将被子压在身下。那一个月军训,我们就像困在笼子里的小鸟,每天机械地起床,枯燥地操练,疯狂地训练……军训结束,我拨通妈妈电话时,放声大哭,委屈于自己已经肿得摸不到脚踝的脚和晒得黑到发亮的脸,更委屈的是,自己为什么也穿上了这身蓝警服?我甚至安慰自己:给妈妈读完这个大学,毕业我就去考医学研究生,去圆自己的天使梦。
2016年杭州G20峰会,我被学校选为支援学警前往杭州参加了安保工作。那几个月的时间里,我和同学们一起在核心区域负责每日的安检工作,汗如雨下是常态,通宵熬夜是必备,连坐一下都觉得是一种享受。但是当在执勤时听到小孩子甜甜的“谢谢,警察姐姐”时,当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特别对为杭州峰会成功作出贡献的安保人员进行表彰时,当我们获得集体一等功时,我的内心都会升起一股自豪感和成就感,我好像喜欢上这身警察蓝了。
2017年,我利用假期时间去家乡一所派出所见习,上班第一天刚好碰上当地公安局在组织全体民警学习近两年破获的几个大案子,印象最深是“1·15黄金案”,犯罪嫌疑人持枪抢劫店内价值28万余元的黄金,并枪击店内一名保安致其死亡。警方在案发后仅仅29个小时,跨过湖南、湖北、云南等省份,长途奔袭3000多公里,最后在贵州一服务区内将犯罪嫌疑人抓获。看到案件记录视频中金店老板及受害人家属感激的样子,我突然觉得似曾相识,哦,那不就是当年病人感谢医生妈妈的神情吗?
实习第10天,我所在的辖区遇到了一起突发事件:—犯罪嫌疑人因为要和其前妻复婚遭拒,便持刀劫持了前妻的母亲。接到报案后,所长带着几个民警先赶到现场,我自告奋勇跟了去。头一次经历这种惊心动魄的场面,远远看到犯罪嫌疑人已经失去了理智,对指导员喊话根本不理,人质也已经吓得失去了反抗能力。现场指挥员安排民警从邻居家墙上悄悄翻越到犯罪嫌疑人身后,同时,谈判民警与犯罪嫌疑人谈话,吸引其注意力,趁其放松时,民警师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犯罪嫌疑人扑倒,其他民警一拥而上,将犯罪嫌疑人制服并夺取其手中的凶器。人质获救,其家人跪在地上一个劲感谢公安民警救命之恩,这场景也和小时候我看到的病人感激医生妈妈的场景一样一样的……
公安大学是个大熔炉,在千锤百炼中将我们从一个个不谙世事的孩子,塑造成为能够担得起责任的共和国预备警官。不知不觉,警魂已经深深融入我的灵魂深处,我爱医生妈妈的“天使白”,更爱这身承载着父亲不灭精神的警察蓝!
(作者系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侦查与反恐怖学院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