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首页 > 警界 > 文化
忆振刚
2017-04-05 10:24 | 来源:河南省公安厅网站 | 作者:余明波

 

 
振刚走了三年多,清晰的记忆依然如昨。   
初识振刚时,我还是睢县公安局尤吉屯派出所的一名协警,所长汤志新自掏腰包为尤吉屯敬老院打了一眼井,局领导闻讯后,派振刚前去采访此事。前去敬老院的路上,在昌河车的颠簸里,我和振刚交流拍摄时如何运用角度,进行了很长时间的交流。午饭期间,我们相互留了联系方式,友谊由此结缘。
闲暇时间,我总喜欢到袁山路上的老公安局院东楼找振刚玩。我俩谈文章结构,谈论写作技巧,交换爱看的书籍,谈起发表的文章,有时会为一句出色的句子而感叹半天。在报刊上发表文章,少不了举酒庆贺。昏暗的小酒馆里,常为一个话题争论得面红耳赤,醉酒后相扶而行。
1996年的秋季,是一个收获的季节,我和振刚双双以优异的成绩考入睢县公安局新成立的巡警大队。振刚继续在原单位工作,我则成了一名名副其实的“臭脚巡”,新入警的兴奋,让人每天有使不完的劲。白天巡逻,晚上熬夜“爬格子”,一篇稿子,几经修改,自认为差不多了,送给振刚看后,会为我做最后的定稿。有了稿酬,就有了喝酒的理由,大家相聚一起,总有说不完的话,谈论不完的话题。
忆起振刚,最让人钦佩的是他的学识。振刚在我们的圈子里,被誉为“教授”,以至于后来,没人呼他的名字,大家见他都呼“雷教授”。不过,“雷教授”的名字可不是轻易而来的,国际、国家时事,特别是各省、直辖市副部级以上人员名单,他了如指掌,谈起来如数家珍。一次,我们一起去书店买书,从胡同出来,靠左走在路边,他拉我到路右,附在耳边说:“规则应该从点滴小事做起,特别我们是警察。”如此的教育和警示,慢慢培养起了我们的规则意识,让人不知不觉间提高了个人的修为,他就是这么一个“润物细无声”的人。
2009年,雷振刚由宣教股指导员调任交警大队办公室主任。各自工作忙了,相聚的时间也渐渐少了。到交警队办公室工作之后,他经常熬夜,繁杂的工作让他头顶的白发愈来愈多,他是个要强的人,工作上不能比别人落后,工作靠后了,他会没日没夜赶,非得把工作超在别人的前面。工作繁忙,他私下里找我抱怨:读书的时间越来越少了。
2012年10月,突然传出振刚患肺癌的噩耗,大家被这不幸的消息弄得不知所措。最令人想不到的是,振刚重病竟然不离岗位。大队长余泞拿出八万元放到办公桌上,责令他停止所有工作,立即前去医院治疗。可化疗之后,他又偷偷跑到单位,继续“偷偷干起自己的工作”,用振刚的话说:单位是自己的魂,没有了灵魂,自己岂不成了行尸走肉。就这样,化疗在医院,出院奔单位,振刚生命的最后时间就是这么度过的。
2014年10月29日凌晨3时,“雷教授”走了,但淅淅沥沥的心雨一直滴到今天。
(作者单位:睢县公安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