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首页 > 警界 > 文化
地菜
2017-04-05 10:20 | 来源:河南省公安厅网站 | 作者:刘梦凝

 

 
“城中桃李愁风雨,春在溪头荠菜花。”我的老家叫“荠菜”为“地菜”,这谐音,让它接了地气,有了属性,它属于土地,属于乡村。
我老家临河,河滩的荠菜最多。每年发水,河滩挂淤,土肥,荠菜长得旺,长得多。向阳的地方,荠菜总是长得最好。认识荠菜,是挖野菜时代孩子必修的启蒙第一课。荠菜的叶子有两样,一样是板叶,长条状,尖叶顶,叶片较薄,叶边线条圆润,色泽青绿,嫩楚楚的向上斜铺着生长。一样叶片呈锯齿状,厚实,颜色偏重,有褐色的斑点,平贴着地皮生长。这种荠菜能长巴掌大小,根系粗壮,很喜人。
二月初,是挖荠菜最好的时节,必须带上大筐,随便一个地方荠菜都起了身,一翻身就是冬天几倍大小,叶片两三叠,很厚实,挑着捡着,一筐就满了。孩子们欢快地跳着,跑着,尖声地打着唿哨,一个个像放入晴空的风筝。这时的荠菜最好吃,香味清奇,入口入心。旧时可充饥的野菜多,唯有荠菜是尚品。现在人大鱼大肉吃多了,调换口味,最喜欢吃的仍是荠菜。不过,饭馆里的荠菜多产自大棚,怎么也嚼不出阳光的香醇。
荠菜的吃法很多。可以洗净蘸大酱清吃;也可以加味精麻油香醋卷煎饼或者大饼吃;还可以花生油爆锅,荠菜切碎,起锅时打入鸡蛋,像小豆腐似的,入口清郁。荠菜用肉末磨碎掺入适量韭菜,做出的春卷,香味扑鼻。荠菜做的疙瘩汤,喝入口中,荡气回肠。最好吃的是包荠菜饺子。荠菜用开水烫过洗净挤干剁细,用五花肉剁碎搅拌,适当加点虾米水,饺子馅清香扑鼻。如果你吃过这样的水饺,其他的水饺会索然寡味。
荠菜的吃法很多,可旧时饥荒年月只是单纯的下饭,做糊糊。下饭须得较多的米面,机会少。荠菜糊古称“百岁羹”,常吃,防病又延年。糊糊好做,好吃。先将荠菜洗净晾干,春天的切一刀,冬天的完整地下锅。添上一锅水,烧开,荠菜倒进去,翻上一个滚,就可以下粮了。粮可以是米糁子,玉米糁子,小麦糁子,大麦糁子,荞麦面糁子,红薯面糁子,蜀黍面糁子,用葫芦瓢盛了,瓢沿斜了,拿瓢的右手精心地慢慢地抖,向后撤着抖,大口地吹着滚沸的热气,约摸汤水混了,抖动的手顿时停下来。霎时,厨房里香气四溢。于是,大人孩子的喉管一起滚动起来。
小时候, 最喜欢吃姥姥做的荠菜卷,至今还清楚地记得那个味道。把处理好的荠菜末加点韭菜,放入油渣子,再加切成条条的鸡蛋饼,就做成了馅,用擀好的薄薄的面皮一层一层地叠了,放在铁锅里蒸。我一边大口吃着又焦又香的荠菜卷,一边津津有味地听姥爷讲王宝钏和薛平贵的故事。
王宝钏和薛平贵结成患难夫妻后,栖身在一孔寒窑内。没有吃的,宝钏就挎篮挖荠菜充饥。薛平贵征战西凉,宝钏多以荠菜度日等待凯旋的消息。十八年过去了,宝钏不但踏矮了沟口的“望夫坪”,更把曲江一带的荠菜挖光吃净。薛平贵功成名就归来要吃荠菜饺子,庆贺夫妻团圆。热腾腾的饺子端上来,薛平贵却吃出了涩味儿。薛平贵问,为啥不做肉馅的?王宝钏不语,只珠泪横流。平贵恍然大悟地说:“夫人,你含辛茹苦十八年,我将终身铭记。”
又是挖荠菜时节。将荠菜调好,油泼辣子醋调上,喝碗小米稀饭,吃一口白面馍。五谷入怀,气血畅通,地气就接上了,心里也有底气了。
(作者单位:固始县公安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