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首页 > 警界 > 文化
小金鱼
2017-03-07 15:42 | 来源:河南省公安厅网站 | 作者:彭天增

 

一条小金鱼不见了,竟感到如此的失落,一时还真有些失魂落魄。
去年秋天,我把家搬到了东区的龙子湖畔,每天上下班都要在农业东路与众意路转换公交,站牌后面是一个茶社,门前摆放着一个近两米长,约三十厘米宽的石槽,一槽子清水里面有几条小金鱼。自我发现了它们后,每天在这里换乘公交车时,我总要走过去看上两眼。
茶社的主人看样子很有情调,石槽内还有一座袖珍式的小石头山,水面上错落有致地漂着几小片浮萍,几条金鱼如果凑巧散开游动的话,整个水面看上去就像一幅画,真的是可与大千先生的鱼作媲美。每天几乎我都会在固定的时间去“探望”它们,如果哪天改变了行驶路线,这一天总觉得怅然若失。
我第一次发现这里有金鱼时,觉得不可思议,一般临街门店打烊后一把条帚,一杆拖把,一个小簸箕都要收回屋内,这么几条金鱼竟整夜扔在外面,我当时就想要不了几天肯定会被偷走,谁知秋去冬来,几条小金鱼仍然健在。我把这事当新闻见谁都说。最近有一天,我又在这里转车时,忽然发现石槽里的小金鱼就剩下一条了,顿时觉得心里好不舒服。是因为天冷冻死了,还是被人偷走了,偷走不能只剩一条啊。剩余那一条也不怎么游动了,每天我来到这里时,总见它在一片浮萍下一动不动,没了同伴它一定很寂寞无聊。
每天我依旧来看它,有时公交车来了,我会错后一班,尽可能和它多待上一会儿,心里也在默默地为它祈祷,一定要顽强地活下去。可是就在春节到来的前几天,当我又来到那个石槽旁时,真的看不见它了,任凭我两眼再仔细搜索,却仍不见它的身影,我心里好不是滋味,真是让自己丢几百块钱也中啊,别让这个小生命消失。
因为茶社大都是夜晚营业,我每天在此转车时都是早上,所以这里都是门窗紧闭,一把长锁将两扇门插在一起,半年多光景我从没见过小金鱼的主人。我想可能是主人怕它冷把它放室内了,也可能是谁偷走了,偷走也是为了养它,有个好人家总是还能存活下来,可别是谁捞出来玩玩最后扔掉了,一想到这心里马上一阵难过,那恶作剧的场面竟然清晰地出现在脑际,一群孩子围着石槽在观鱼,其中一个小男孩下手捞着玩,突然他双手从水里捧起金鱼“刷”的一下甩出去好远,鱼儿在地面上一个劲地弹着翻着,不一会就不动了。一条三厘米长的小金鱼,谁会注意到它呢,过了一小会一个上班族匆匆路过这里,他根本注意不到它,大皮鞋一下子就踩了上去,这时小金鱼还没有死透,但这致命的一脚下去,使它再无生还的可能,临死前它肯定会发出最痛苦的哀鸣,但它实在是太小了,发出的音频极低,我想决不会有一个人听到。又过了一会,清洁工过来了,她们挥动着扫帚,哗哗地扫着大片的落叶,小金鱼根本不显眼,它的尸体也被裹挟其中装上了垃圾车……
以前谁说谁养盆花喂个狗死了很心痛,有的甚至悲痛欲绝,我听了都不大相信,现在我信了,不管是动物或植物都是有生命的,如果你留意它了,接近它了,无形中就会产生感情,感情这东西往往是说不清道不明的,到了一定的时候是很难割舍的。
(作者单位:郑州市公安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