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首页 > 警界 > 文化
感恩苦难
2017-03-07 15:39 | 来源:河南省公安厅网站 | 作者:张 虹

 

周末,高中住校的儿子回来了,静静地听完我的絮叨,说:“爸爸已经不在了,你痛苦、我伤心,可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事实,看你总陷在悲伤中不能自拔,我也不放心。咱以后能不能忘掉不开心,轻装向前看?”看着一脸英气、熟悉而陌生的儿子,我怔住了。
同为警察,老公的英年早逝令我猝不及防,悲恸之余,面对年幼的儿子,我找不到一句合适的话语来抚慰他幼小的心灵,只能在物质、生活方面加倍呵护去减轻孩子内心的伤痛。人都说时间能够带走一切的不快,随着时间的流淌,儿子逐渐由一个无知幼童变成了英俊少年,可也由昔日的言听计从变得反叛无常。一直以来,我想用物质上的满足来填补儿子没有爸爸的遗憾,可是,我错了。青春期叛逆加上家里的重大变故,使儿子变得非但没有丝毫感恩,反而变本加厉地暴怒、耍横,令我苦恼不堪,却又无可奈何。每次发过脾气之后,儿子都会懊恼不已,或泪水涟涟向我道歉,或默不做声埋头看书。疲惫不堪之余,我恐惧回家,害怕面对本已濒临破碎的一切,人也变得越发颓废。我变得多愁善感、沉默寡言,只待夜深人静时,一遍遍地擦拭着老公的照片,任凭泪雨滂沱。
其实,老公离世的这几年中,我们母子都没有真正走出来,一地鸡毛的生活、痛苦不堪的过往,我抱怨、他反叛,我们都在无休止地伤害着自己,伤害着本已千疮百孔的内心。扪心自问,自从老公走后,我时常处于一种抱怨状态。抱怨人生无常,抱怨生活苦涩,抱怨压力巨大……熟悉的、不熟悉的,甚至只有一面之缘的人都成了我的倾诉对象,渐渐地,我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现实版的“祥林嫂”。可每一次的诉说,都等同于把刚结痂的伤口揭开,露出血淋淋的嫩肉。倾听者或报以同情的泪水,或只言片语的宽慰,生活依然得继续,苦难依然无法改变。我的抱怨也给正处在青春期的儿子带来了极大的负面影响,使他变得越发叛逆,对此,我既内疚,又无助。
由于我工作繁忙,儿子上高中后主动选择了住校,虽有千般不舍,但也只能这样。临开学前的一个夜晚,看到儿子独自坐在飘窗前沉思,我没有开灯,静静地陪伴他默默地望着窗外。偶有一缕月光洒来,我看到了他脸上的泪痕。俗话说:儿行千里母担忧,虽说在本市上学,但我依然十分牵挂。一个学期结束,儿子回到了家。谈起住校的经历,他说:“刚住校那会儿,我十分想家,不知偷偷哭了多少回。看到别的同学都有父母同行接送,我既羡慕又恨,恨为什么我遭遇了这么多的不公平!可经过一段时间的磨炼,我发现,抱怨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所有的坎儿都得自己迈过去。”儿子的话让我很是震惊,看着他成熟而坚毅的脸庞,我又倍感欣慰。
我得感谢儿子,他的成长让我及时扭转了人生的低谷;我得感谢苦难,它让我尝遍了世间的冷暖,同时,也教会了我如何正确面对困难。正应了一位“微信达人”的话:今天再大的事,到了明天就是小事;今年再大的事,到了明年就是故事;今生再大的事,到了来世就是传说。
(作者单位:郑州市公安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