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首页 > 警界 > 人物
李海涛:你就尽情地倾诉吧
2019-05-16 09:26 | 来源:河南省公安厅网站 | 作者:彭天增
虽已进入不惑之年,但仍显得劲头十足,充满了青春的活力,一个早交通高峰岗下来,在路口那巴掌块大的地方,来来回回就能走出几公里的路,入警20年这似乎已成了每天的规定动作,他早已习以为常。 你就来诉诉苦发发牢骚吧 今年4月下旬的一天,我与李海涛约定来到他站岗执勤的地方,郑州市花园路与东风路交叉口,本想采写一下他工作紧张忙碌的情况,但当我如约而至来到这里时,看到他正在纠正一起违章,一骑电动车的女子带着个小孩行驶快车道,谁知该女子竟恼羞成怒就是不从,造成不少路人的围观。事情平息后我俩准备交谈时,我发现海涛脸上显得好委屈,原来设想的话题好像不太合时宜,所以我当机立断话锋一转说:“海涛,咱今天先不谈工作,你给我诉诉苦叫我听听,说啥都行随便聊”。 因为同在一个单位他对我没有戒心,话匣子一拉开就说:“天天感觉就是累,要能睡两天不起来吃饭都中”。我也在交警这个队伍里,他说的话我信,不久前李海涛的父亲突然离世,经海涛说那一天就是下班太累,怕有人打搅关上手机,想好好睡上一大觉,结果家里怎么也联系不上他,父亲得的是紧病,到医院一会就不行了,等到他获得信息火速赶到医院时,正巧看见父亲被从病房里往外推,他一下子扑到父亲的遗体上就痛哭起来。 那些个日子过去了真不愿再提它 李海涛说他警校毕业后,干公安是自己选定的,父亲就是一名老公安,那时父亲曾郑重其事地告诉他,要是冲着这身制服觉得高人一等,你趁早就别选择这一行,这一身警服就是责任、就是辛苦、就是付出。好多年后他才品出父亲这番话的真实含义。父亲的话只是一种告诫或是提醒,但真正品味到其内涵,是要付出多少常人想不到的艰辛。 前几年郑州市人都知道,市区北环道建高架,东西约5公里的地段,简直就是一处硝烟弥漫地战场,由于建桥搭起的围挡,道路被分割的奇形怪状,行人、非机动车、机动车全挤在一起,车子一过尘土飞扬,烟尘废弃气呛的张不开嘴,尤其遇到大风天简直就成了沙尘暴,李海涛当时在机动中队,哪里吃紧就得赶到哪去,其实在北环道前前后后一千多个日日夜夜的建设工期里,没有一天不吃紧的,行人骑车的路过这里捂住鼻子迁就一会过去了,但交通民警分分秒秒都不能离开,嗓子呛的说不出话了就打手势,手臂挥舞不动了吹哨子,有好几次哨子也吹不响了只好拿出笔和纸,将临时改动的行走路线写出了,递给不明白司机看,晚上回到家脱了鞋能倒出来土灰,警服在盆子里按个十几遍不见净水。讲起那些个日子李海涛感慨地说,那是我人生最艰苦最难熬的一段时光,甚至打退堂鼓的念头都有,也正是在这艰苦恶劣的条件下,我才又一次更深刻的领悟到父亲当年的告诫。 受委屈比工作中的苦累更难受 工作条件的恶劣咬咬牙可以过去,但有时遇到的一些事叫你肺都会气炸。就在今年的春节期间,李海涛查获一起遮挡机动车号牌的违法行为,司机是一个中年男子,他一开始是装迷糊接着便是求情,再下来是贿赂最后是耍赖,李海涛经历这样的事多了,所以不卑不亢请对方接受处理,实在没招了男子只有接受。谁知下午李海涛刚一到岗,大队电台就叫他回去,原来是上级纪委来了几个人,说接到举报他开无牌车,当时大队正在开展严查套牌无牌车的专项治理,执勤民警竟开无牌车问题非常严重,而且举报材料上写的车型颜色,行走路线都有,李海涛听完情况气的差一点没爆发出来,纪委来的人对他说,我们来找你也是核实情况,李海涛说我上下班骑的是大队的摩托,也不是骑一年两年了这谁不知道,我压根都没有开过汽车,最后落实这件事是诬告。尽管这事已过去这么多天,但说起来时海涛还是感到那么委屈与气愤。 既然与海涛交谈前就提出来让他好好倒倒苦水,所以我仍然对他说你尽管“发泄”。海涛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他接着又说大队辖区内的北环路彩虹桥东上桥口,每年遇到雨雪冰冻天气,照常会有四五个民警在那全天值守,说是执勤实际上帮助推车以防堵塞,只要看到哪个车打滑,几名民警立即一拥而上,有些小轿车里面坐的人都不下来,车外是喊着号子吃力地往前推,车里的人却在说说笑笑。我们辛苦无所谓不需要赞扬,因为选择了警察这个职业,但我们只需要理解。 这一幕不是小说而是亲身经历 来到基层走到民警的执勤岗位,与他们面对面地聊家常,才能真正感受到他们工作中的苦辣酸甜,有些事看似他们在诉苦发牢骚,但从这些诉苦与牢骚之中,更能体验到他们的品质与气度。就在刚刚过去的清明节假期,李海涛的妻子事先就问他,这个假期能不能一道带上孩子到首都看看,事前李海涛也了解过大队节日的安排,他很有把握对妻子说,这次应该没一点问题,妻子买了预售票,小女儿最高兴,因为她还没有爸妈同时陪着外出过呢,可是临走的当天一大早,海涛接到大队通知,第二天有一级警卫任务,他对妻子实在说不出口,当天下午去火车站的路上他仍不露声色,看到小女儿激动的神情,他眼都不敢正视,简直没有一点勇气说出来,但到了进站口他再没有退路了,才支支吾吾讲出来,妻子听后一句话没说,从兜里掏出火车票抽出来一张往地下一扔,扯着女儿头也没回就走了,小女儿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不时回头看着爸爸并呼喊着,李海涛讲到这里停顿了片刻,凭经验这时我不能抬头看他,但我仍忍不住下意识地扫他一眼,只见他已经泪流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