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案首页 > 警事 > 探案
洛阳首个“黑客”案告破 离奇“案中案”堪比美剧
2017-12-23 17:02 | 来源:河南省公安厅网站 | 作者:崔跃国

  一张假门票引起景区工作人员警觉,他们顺线追踪,神秘男子浮出水面。民警调查发现,景区票务系统被不法分子侵入,总价值100余万元的数码信息被盗。然而,就在民警将犯罪嫌疑人缉拿归案时,一起隐藏颇深的“案中案”浮出水面。
  景区工作人员通过假门票找到卖票嫌犯
  民警调查,发现景区票务系统被入侵
  
    今年6月,洛阳市新安县某景区检票处的工作人员像往常一样忙着检票,这时,两名结伴而来的游客在景区门口被工作人员拦了下来——他们所持的门票有问题。这两名游客拿的是一张票面上有“二人团体票”字样,还印着数字编码、二维码等专用标志,但票纸质差、做工粗糙,有明显的伪造痕迹。更可疑的是,票务系统显示,这张门票的数字编码对应的是一张三人团体票,并非二人团体票。要知道,门票的数字编码都储存在景区票务系统中,一般人根本无法获得。
    工作人员越想越觉得蹊跷,遂决定深查门票的来源。据游客回忆,这张门票购自景区附近一家商店。该店老板称,几天前,一名男子来到店里,以低于官方售价的价格出售景区门票,该男子还留下了联系方式。
    随后,店老板配合景区工作人员成功将卖票男子控制,并拨打110报警。民警当场在该男子身上查获100余张假票,在该男子车内、家中查获假票200余张,总面值5万余元。
  经查,该嫌疑人姓杨,曾因盗窃罪被判刑。杨某交代了其伙同另外两人印制假票的事实,但对于印制张数、地点及数字编码来源等拒不交代。
  民警检查景区票务系统时发现,该系统在今年3月、4月被非法入侵2次,共生成2万余人次的门票,涉及金额100余万元。杨某等人印制假票的数字编码,正好在这一批门票的号段之内。
  新安县公安局立即将该案上报市公安局,并迅速成立专案组,一边搜集证据,一边对另外两名犯罪嫌疑人展开抓捕。
  根据嫌疑人供述,民警怀疑案中有案
    民警调查发现,帮助犯罪嫌疑人杨某印制假门票的是浙江省温州市的男子陈某静,其曾在浙江省东阳市经营一家广告印刷店。在当地警方的配合下,民警将犯罪嫌疑人陈某静成功抓获。据陈某静交代,杨某此前预订的单人、二人、三人门票共4000张,面值60余万元。陈某静收取定金后,在印刷厂和喷码店完成了制票。随后,民警又将另一名犯罪嫌疑人陈某秀抓获。
    然而,在民警梳理线索时,发现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据犯罪嫌疑人供述,今年4月,杨某到新安县某景区旅游时,发现该景区的检票方式有空子可钻。于是,他购买了两张团体门票,以门票上的数字编码为基础,分别向前、向后各推算了1500个号码。
  犯罪嫌疑人的供述与民警的预判相差甚远,如果他们印制的假票数字编码是推算出来的,那又是谁侵入了景区票务系统?为什么他们伪造的门票数字编码正好在系统显示被盗用的号段之内?究竟是巧合,还是犯罪嫌疑人说谎?
  民警发现三名犯罪嫌疑人都不像能非法入侵景区售票系统的犯罪嫌疑人。杨某平时连基础的电脑操作都不熟练,更别说侵入计算机系统这样的“高端操作”。而陈某静和陈某秀远在浙江省,不太可能找一个千里之外的景区下手。如果杨某等人真的侵入了景区票务系统,那么一定知道数字编码对应的团体票人数,不可能把假票上的人数搞错。
  综上分析,专案组认为非法侵入景区票务系统的犯罪嫌疑人一定另有他人。为了验证这一猜测,专案组民警对杨某、陈某静、陈某秀的经济情况和社会关系进行了全面调查,但最终没有发现任何疑点,案件调查一度陷入僵局。
  秘密调查发现嫌犯另人他人,民警巧抓嫌犯
    民警立即展开秘密调查,一边从景区附近的票贩子入手,一边邀请计算机专家对景区票务系统进行二次勘验。原来,景区售票系统被侵入的时间曾遭到篡改,准确的侵入日期应为6月,而不是3月和4月。犯罪分子在侵入系统后,直接印制了2万余人次的门票,为了隐藏票务系统中出票记录,所以篡改了时间。这一发现证明,非法侵入景区票务系统的犯罪分子另有其人,只是作案时间正巧与杨某案发几乎完全重合。
  经进一步调查走访,景区附近一摊点老板称,当年6月,某旅行社的工作人员马某曾向景区附近摊点出售了不少门票,当时售价低于官方售价,而且门票“都是真的”。杨某被抓后,马某却四处高价回收自己卖出的门票,行为反常。民警迅速将嫌疑人马某控制。据马某交代,其伙同景区工作人员邓某、郭某、韩某侵入景区票务系统盗窃数字编码和空白票,打印景区团体门票,然后低价销售牟利。
  民警立即对另外3名犯罪嫌疑人实施抓捕,犯罪嫌疑人邓某、韩某到案后很快交代了犯罪事实。另一名犯罪嫌疑人郭某向警方投案自首。
  案件真相大白,景区工作人员入侵票务系统
    住在景区同一个宿舍的财务主管韩某、网管邓某、水电工郭某,常常抱怨工资太低。2017年年初的一个晚上,三人商议趁景区管理漏洞,印制景区门票牟利。
  6月,三人利用职务之便,一人负责非法侵入景区票务系统,取得门票数字编码,篡改系统出票时间,一人负责盗取存放在景区的空白门票,一人负责提供印刷场地,并通过马某销售门票,每人获利十余万元。
  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