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首页 > 警事 > 故事
叫一声师傅 此生警营共生死
2017-09-18 09:39 | 来源:河南省公安厅网站 | 作者:赵 阳 武 秀 余明波 杜 力


  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现实生活中,师徒关系处处可见,老师与学生,新兵与老兵,实习生与老员工……三百六十行,都会有师徒关系。公安队伍也不例外,当我们成为警察的第一天,遇到的第一个人便是“师傅”。他会带着我们从一名学警变成一名能摸爬滚打的业务骨干,他会告诉我们职业生涯里那些课本上永远学不到却非常有用的实战经验。师傅既是前辈,也是战友,还是兄弟。师傅是徒弟心里的定心丸,徒弟是师傅的“跟屁虫”。在教师节之际,让我们来聊一聊师徒之间的那些故事。
  
  岂止是一种传承
    
  那年,我刚入警,分到城乡接合部附近的派出所,所里的老张便成了我的师傅,他最明显的特征就是,总用富光1000ML大杯子泡上一杯浓茶,去哪儿拎到哪儿,张口闭口就是:“你还年轻,你还年轻……”当时的我心中无限不服。
  师傅带我去出警,屋里灯没关,我正要去关,师傅慢悠悠地说:“关什么灯,一会儿就回来了。”后来值班多了,发现每个人都有这种习惯。我和师兄一起聊了起来,师兄告诉我一段骇人听闻的经历,让我竟然对师傅肃然起敬。
  那是早些年严打期间,晚上出警,师傅和他师傅一起去的,对方是两个练家子的流窜犯,被制伏后带回派出所,其他人就撤了,老民警叮嘱师傅在外看着两名嫌疑人,谁知师傅却和犯罪嫌疑人一起进了屋,老民警正要开灯的时候,犯罪嫌疑人突然推倒老民警,逃窜出去,开灯之后,师傅看到老民警瘫在桌子下面,满头鲜血。事后,老民警主动要求承担了一切责任。这件事后,所里面人少值班的时候,从来不关灯!
  我问师傅为什么总拿着大杯子泡茶。师傅说:“晚上值班,喝茶提神,干咱们这一行的,你要时刻保持清醒,还能降压。”师傅告诉我最多的是:不要用眼睛去看,耳朵去听,要用脑子去想,用心去读!
  有一天接到报警,有人收保护费,热血上头,我迅速到达现场。一个梳着飞机头混混模样的人在一个大妈面前站着,大声嚷嚷:“警官,他卖给我的鱼是臭的,要他赔钱,他不赔,你看怎么办吧。”“他是来收保护费的。”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孩愤愤地说道。我果断带走了小混混,回去开始问口供。回到所里,才发现好像并不那么简单,混混死活不承认。
  我心想不承认没关系,回去找当事人还有旁观的问清楚,你就等着法律的制裁吧。师傅对我说,要去赶紧去,越快越好。到达现场后,被勒索的大妈矢口否认自己被勒索过,当时一起摆摊的左邻右舍,也都说没有这回事,连大妈的女儿也找不到了。我突然明白了,热血也被浇灭了一半,前所未有的无助感爬上每一个神经末梢。回到所里,师傅看到垂头丧气的我说,别耷拉个脑袋,只有你深入黑暗,才能战胜黑暗,逆光的时候,才能成长最快。
  师傅开始很官方地告诉小混混,坦白从宽,但我觉得那都是废话。过了两个小时,我的手机响个不停,林警官,这件事能不能匿名举报,主要我们是外地的,惹不起。
  再次来到现场,我顺利地找到了大妈的女儿,旁边卖小吃的夫妇,隔街卖袜子的老哥,都争着给我举报线索。回到所里,师傅说他也接到几个电话,给那小混混搞得差不多全说了,快来对对,再挖掘一些。
  师傅在我心中瞬间高大了很多,他喝了一口浓茶,说,对付这种人,你得用脑。原来师傅与街道行政执法的一哥们儿联系了,迅速出动,禁止以后在这里摆摊,影响市容,小贩们一时间都蒙了,相互之间也开始琢磨商量,一小时后,我的电话就不停地响了起来。
  后来,师傅退休了。我在所里迎来了我第一个徒弟,我拿着水杯喝着浓茶,出警不让关灯,总是叮嘱这叮嘱那。直到有一天下班后,徒弟小孙和我一起聊天时,不以为然地说:“师傅,为什么我们不能直接上去抓那些没人性的地痞流氓!”
  “想要玉宇澄清万里埃,先要学会泥坑里打滚,对恶人使坏,戳怂人心窝子,对滥好人耍心眼……”这是我师傅教我的,现在教给你了!小孙似懂非懂地看着我。我坚信,终有一天他会明白。
  
  这个师傅有点“凶”
    今年3月份,靳鹏被分到了特警支队突击队,“老警”史正琪成了她的“师傅”。刚刚分到突击队的时候,面对3公里、5公里长跑、一百多斤的轮胎翻滚、仰卧起坐等一系列的体能锻炼和眼花缭乱的技能科目,靳鹏的内心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崩溃。每天拖着酸痛的身体回到宿舍,靳鹏恨不得大哭一场。因为心中有抵触,训练起来自然也就没有那么用心。
  看着训练场上不在状态的靳鹏,史正琪差点发飙,但她还是忍住了。“你愿意当一个空有其名却没本事的特警吗?要是泪水能解决问题的话那还需要汗水的付出吗……”一次训练结束后,史正琪找到了靳鹏,一连串的反问字字敲在了靳鹏的心上。
  从那以后,靳鹏每天和男队员一起挥汗如雨、摸爬滚打,同样的训练内容和强度模糊了性别。她逐步克服了恐高、不断强化体能,凭着一股韧劲,在训练场上越来越出色,不断突破自己的极限。
  严师出高徒,这话一点都不假。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靳鹏体能素质大幅提升的同时,技能也都基本掌握,六层高楼索降从当初吓到腿软到现在轻松地纵身一跃,一直视为洪水猛兽的体能训练也早已习以为常,射击考核成绩优异,就像一块渐渐被打磨出光彩的璞玉。
  然而,这个看似有点“凶”的师傅,很多时候却让靳鹏觉得暖心:每次高空索降,她会反复确认保护措施是否安全到位,在自己身后轻声加油鼓励;枪支训练虎口被夹伤时,总有她第一时间递来的一张创可贴;身体不适时,她总会不动声色地为自己冲上一杯红糖水……
  同为“90后”,史正琪与靳鹏相差只有两岁,与其说是师徒,更像是朋友、姐妹。在训练场上,两人是英姿飒爽的巾帼豪杰,然而生活之中也难掩爱美的天性。因为每天都要顶着烈日训练体能技能,晒后修复工作对两个女孩儿来说尤其重要,但凡谁买了新的美白补水的面膜,一定是先分享给对方,然后一同“美美哒”玩自拍,直到挑出两人都满意的那张再晒到朋友圈……
  从陌生到熟悉,从理解到相知,这对“90后”师徒因着骨子里那份同样对特警的赤诚热爱和勇敢的坚持,在相互欣赏、一路扶持中共同进步。相信这段特殊的师徒情、姐妹谊,随着时间的推移,会如陈酿的老酒,日渐正浓。
  
  “鹰王”师傅亲授抓贼秘笈
    2010年姚卫民由睢县公安局白庙派出所调入特警大队任队长,赵松和姚卫民的师徒情结要从那个时候说起。
  当时,睢县县城街头扒窃案件很多。为有效遏制街面违法犯罪多发势头,姚卫民每天带人去商场、医院等地开展反扒工作。在基层经验老到被群众称为“鹰王”的反扒高手姚卫民在工作中渐渐发现,个头矮小、且身体单薄的赵松悟性很高,而且干起工作来十分敬业,于是就有收他为徒好好培养的想法。
  赵松得知姚卫民想收自己为徒弟,激动得半宿没睡好。第二天点名,赵松迟到了一会儿,被姚卫民骂了个狗血喷头。赵松第一次领略了老师的严厉。从此以后,赵松不敢有半点懈怠。
  第一次上街,身穿着破旧衣服的姚卫民说:“以后,你上街的第一件事,就是怎么普通就怎么打扮,要不会引起扒手的注意。”俩人在商场溜达了一上午,也没发现目标。就在走出商场的瞬间,姚卫民低声对赵松说:“赵松,你跟上刚才过去的那个人,别跟太近。”
  第一次抓贼的赵松心里有些紧张,远远地跟着一个打扮光鲜,手里拿把扇子的中年人。但见这人在商场转悠了两圈,最后把目标锁定在一个妇女的包上。缴费时,那个拿扇子的中年人用扇子遮挡,另一只手伸向那个缴费的妇女包上,赵松冲上前去一把抓住了手拿扇子的人,那人把手中的钱包一扔,扭头就跑时,被姚卫民上去一把摁倒。
  事后,姚卫民跟赵松说:你上去的时候火候有点嫩。师傅的话让赵松琢磨了半天,要是嫌疑人把钱装进自己的口袋效果会更好一些。
  第二天去医院,俩人远远坐在收费处的联椅上,一蹲就是一上午。中午吃饭时,赵松说:这么死等如何能行?真是枯燥。姚卫民微微一笑:这活儿就是个枯燥的活儿,那个贼脸上也没刻着字,关键就是得死等。
  言传身教,姚卫民手把手教赵松,赵松学习的劲头也足,从商场到医院再到集市上,姚卫民抽出时间就带领赵松去如何辨认扒手,如何伪装隐藏自己。
  时间一天天过去,一名、两名、三名……赵松抓贼的战绩在积累上升。赵松由一名青瓜蛋子渐渐成为反扒高手了。
    如今,身为便衣反扒中队中队长的赵松也开始当老师了,他以自己过硬的基本功和战术技能开始教新的队员。闲暇时,师徒俩偶尔也会切磋技艺,在盯人,跟梢,抓捕上比试身手。
  
  亦师亦友为警徽添彩
    十年前的豆领坡还是个二十出头的毛头小伙,带着一腔热情与信念投身公安队伍,报到的那天,豆领坡和另外三人一起被带到一名40多岁的民警面前说:“你们以后就跟着他了。”当时林广海正在清洗警车,抬起头冲着四个年轻人大声招呼:“先去屋里歇着,等我忙完再说。”或许是林广海爽朗的笑声,豆领坡感受到了异地他乡的第一丝温暖。
  豆领坡是河北人,巧的是林广海是天津人,部队复员后来到了新乡。看着豆领坡跟当初的自己一样,只身一人在外地,林广海对他格外照顾。从那以后,豆领坡总是一口一个“师傅”叫着。林广海大手一挥:你一叫我师傅,感觉身后跟了个孙猴子,以后跟着我,多看多听多思考,慢慢就有经验了。嘴上说让自己看自己学,其实背后林广海总在关键时刻给豆领坡传授经验、支招解困。
    林广海的苦心没有白费,豆领坡开始下劲儿钻研业务,道路交通指挥、车辆信息核查、事故处理、突发事件处置……一股脑地往脑袋里塞。林广海的精心调教再加上豆领坡的机灵好学,2008年底,刚刚上班一年多的豆领坡就被评为“全省公安机关涉牌涉证违法查处工作先进个人”。
    时间久了,豆领坡发现这位师傅并没有明确的“教学”任务,就是以一种日常工作的模式,将他每天的工作呈现在面前,让你去学习、去模仿,但正是这看似一成不变、按部就班的工作,却凝聚着他几十年工作的精髓。在豆领坡看来,这种平凡的日子更是一种磨炼,在师傅的身上他学会的不只是业务技能,还有对工作的担当和责任。
    一年冬天,大队接到一起警情,一辆面包车撞伤了一名老太太,司机把老太太送往医院后人便没了踪影,经诊断,老太太肋骨骨折。调查之后发现,事发的路口没有监控,唯一的线索是医院门口的一段视频监控,但监控图像模糊,车牌照识别起来难度很大。林广海带着豆领坡开始一点点抽丝剥茧,视频画面一帧帧地反复比对分析,整整两天两夜,两人分析出的牌照一经平台查询,终于跟肇事车辆信息对上了。案子破了,嫌疑人找到了,豆领坡才想起师傅已经两天都没回家了,当得知林广海生病的妻子这两天都是一个人在家吃泡面的时候,豆领坡心里酸酸的。
  再后来“师徒”两人早已变成了工作的搭档,一起出警、一起巡逻、一起办案、一起蹲守。豆领坡没有辜负师傅的栽培,如今的他早已成为大队的中坚力量。从警十年来,大大小小的荣誉他都收获不少,但对豆领坡而言,他最大的收获便是遇到了林广海这个好师傅。遇到这样的师傅是一种福分,这声师傅能一叫十年,更是一种缘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