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首页 > 警事 > 故事
出差途中难忘故事一串串
2016-12-06 09:14 | 来源:河南省公安厅网站 | 作者:策划:本报编辑部 执行:俎建业


    报  焦作市公安局 孙迎健
    每当我翻看手机通讯录时,一个广州号段的手机号码总会让我回忆满满。那还得从我第一次南下抓逃说起。
    那年冬天,所长根据制订的追逃方案,安排我和同事前往广州抓捕一名在逃人员。在认真汇总相关线索信息后,我们坐上了南下的火车。
    第一次追逃,第一次出差,第一次去广州,确实让我兴奋不已。到达广州后,旅途劳顿伴随着水土不服,很快就把大家搞的疲惫不堪,只好放弃了“万事不求人”的想法。在领导的协调下,我们来到当地派出所请求协作,当地民警东鹏成为我们的新搭档。
    东鹏给我的第一印象是热情。晚上,大家想和他再见个面,顺便商量一下抓逃的事。我试着给他打了电话,无法接通,随后我一想,已经下班了还打扰他,确实不太合适。没过多久,一个陌生的号码打了过来:“不好意思,今天忙了一天,手机也没充电,自动关机了。刚充上电,就看到来电提醒了……”
    在东鹏的帮助下,我们基本摸清了逃犯的落脚点,为增加抓捕的成功率,大家考虑想让熟悉地形的东鹏一起参与抓捕。这时,我再次拨打了他的电话,还是无法接通。我内心又开始纠结:都是警察,都那么忙,对方除了自己的工作,还要帮我们安顿生活,提供线索,怎么可能再帮助去抓人呢?想到这里,我们都觉得挺不好意思的,就直接去小区门口蹲守了。几个小时后,东鹏的电话让我为之一振:“不好意思,刚才所里统一行动,手机全部关机……”得知我打电话的用意后,东鹏马上不辞辛苦地赶到,和我们一起蹲守了半夜。
    逃犯落网了,东鹏很是开心,我们除了开心,更多的还有对东鹏的愧疚。大家一致决定,在走之前一定要请他吃顿饭,表示一下感谢。我再次拨打了号码,还是打不通。难道他就这么容易“失联”吗?又拨打了几遍,还是一样。过了一会儿,我收到了一条短信:“去外地办案了,在火车上,信号不好。”我表达了心意,对方回复:“带着逃犯不方便多停留,抓紧返程吧!有机会去河南,咱们再聚也不迟!”
    “天下警察是一家,同是艰辛倍感知”。之后我和东鹏也没再见过面,偶尔打个电话,还会碰到“失联”的情况。我也知道他在忙,就不再叨扰,唯有默默地祝福他平安健康。
  
  
   一场庆功宴
  民权县公安局 王广胜
    十多年前的一个秋天,一天,辖区发生一起入室抢劫案,经专案组大量工作,锁定嫌疑人在山东平度县一带,于是,民警立即奔赴山东,开展抓捕工作。作为宣传人员,我随警作战,第一次出差,和专案组的同事一起来到了位于山东半岛中部的平度市。
    平度市有山有水,面积广阔,地理情况复杂,专案组未到达之前已和当地警方联系上。我们一下车,平度警方马上和我们接上头,双方互通了信息,拟订了抓捕方案。平度警方抽掉精兵强将打头阵,具体的抓捕动作基本上要靠他们来完成。说实话,虽然是跨省办案,这样辛苦人家确实不好意思,带队领导就和山东警方商量,我们专案组的年轻人也要上抓捕一线,协同完成任务。当地警方说天下警察是一家,以熟悉情况为由,主要的抓捕位置全部配上了当地的民警。当晚,四名嫌疑人在两处全部落网。我扛着录像机跑了几个地方,可是他们行动太迅速了,一个抓捕的镜头也没能录到。
    经审讯,嫌疑人被确认为是入室抢劫案的案犯,于是将其暂时羁押在当地看守所。此时,连日奔波的我们才感觉肚子饿得早已经咕噜抗议了。当然,平度市的同仁们也发现了这个情况,赶紧拉我们去了当地一个海鲜餐厅,犒赏肚子。
    那时候还没有戒酒令,双方警员全员聚会,搞了个小小的庆功宴。没想到的是,一直以酒量自豪的刑警队员们,这次栽了大跟头,俗话说山东出好汉,他们确实是太豪爽了,一桌子海鲜上来,还要每人弄一份大葱蘸酱,一米八多的大汉,心比姑娘还细,热情地给你夹菜添汤,那场面真是让人感动。喝酒更不用说了,热情到不喝自己都不好意思,结果个个喝得酩酊大醉。
    第二天,当地警方招待我们吃过早餐,双方开玩笑说先把嫌疑人押解回去,回来再战一场。谈笑间,我们押着嫌疑人上路了。
  
   追逃路上的兄弟情
  新乡市公安局 口述:徐 磊 整理:郑金明
    清网行动那年,我和同事去浙江余姚侦办一起命案,追捕逃犯赵某,因为赵某的老家在浙江余姚,潜逃回家的可能性很大,是调查的重点。
    由于任务紧急,我们一大早就驾车上路,赶到余姚天色已黑,当地刑侦队的领导在门口迎接我们,他们已得知案情,专门留下两名同行配合我们调查。
    两位同行的姓名已记不清了,办的案子太多,与外地同行打交道相互之间配合很正常,谁也没有刻意去记对方的名子,我们的脑子里留存的都是案犯的姓名和信息,办过的案子,多少年都忘不了,如果是没有破的案子,更是忘不了,好像是欠下的债,总想把经手的案子都破了。
    简单吃了点东西,我们赶到当地派出所,观察地形弄清逃犯赵某老家的具体位置,核对掌握的信息,研究布控的地点,梳理外围调查的人员,一整套下来,天都快亮了。这时我的手机响了,是大队长打来的,说我爱人得了急病,已住进医院急需手术,让我赶快回家,他会派人来接替我的工作。
    余姚的兄弟知道后,说他路熟,让留下的人按方案先期摸排,他开着私家车拉着我直奔火车站,把我送上火车。我上车后找到乘警,说明情况后,补了一张票。
    因为太累了,我靠在车厢的角上就睡着了。我正睡着,这名小乘警把我唤醒领到他休息的地方,又给我端来了一盒盒饭,让我吃后再睡,他去哪儿休息,我不知道。
    赶到医院已是后半夜了,爱人已经动过了手术还没醒,当她睁开眼看到我时,激动地哭了。
    后来,我再出差办案,爱人很是放心,因为她知道天下警察是一家,无论走到哪里,都会有一群亲如兄弟的战友。
  
  
   我们错怪了他
  夏邑县公安局 宋欣杰
    距那次出差追逃已过去好几年了,但是一想起在新疆的追逃经历,我就会想起那位刘警官。
    那年中秋节前夕,我与同事奉命前去新疆抓捕一名潜逃15年的命案逃犯。经过几天的颠簸,我俩终于赶到了目的地。人生地不熟,我们向当地警方求助。值班领导安排一名姓刘的民警配合我们的工作,但没想到刘警官当即面露难色,他说:“队长,能不能换个人去?”队长说:“不行,那段你最熟,换谁去我都不放心!”“可……”刘警官欲言又止。我心想,都说天下公安是一家,这刘警官怎么不愿配合呢?
    由于没有逃犯潜藏的确切地址,我们只有大海捞针似的从暂住人口、房屋出租、银行开户等信息查起,可我们东奔西走了十来天,仍然没有找到有价值的信息,引领我们的刘警官尽管不说什么,但我从他脸上的表情看到他有点焦躁不安,常常背着我们用当地方言打电话。我和同事小声嘀咕:“他一开始就不想配合咱们,这会儿总不会撂挑子吧。”还好排查到第11天,我们终于打听到了逃犯已在当地某路上买了房子的消息。
    9月22日正是中秋节,我们已在命案逃犯家门口连续蹲守了两天两夜。我们蜷缩在车内,饿了啃方便面,渴了喝矿泉水,连日的奔波使我的胃痛病又犯了。同事看到我捂住肚子不吭声,就问:“是不是胃病犯了?”刘警官这时借口有事离开,我们想,怕是溜回去与家人团聚吧。没多久,刘警官回来了,他不知从哪儿弄来了一杯开水和一包胃药,说:“你服药后就在车上歇着吧,我替你盯着。”
    历经三天三夜的蹲守,我们终于将命案逃犯在其家中擒获。刘警官把我们刚送到刑警大队,就急匆匆地离开了。事后我才听说,原来刘警官的父亲因患重病住院多日了,难怪他一直心神不宁,而我们真的错怪了他呀!
  
   被同行当成可疑人员拦住盘查
  洛阳市公安局长春路派出所 滕 龙
    去年,我们中队办理的一起非法集资案件,因为没有公司账目,案件调查一度陷入停滞状态。可是,投资群众并不理解,他们经常成群结队前来质问,办公室被围堵得水泄不通,以此向我们施加压力。作为案件主办人,多少次我们应对完如此乱糟糟的场面,瘫坐在凳子上,浑身无力。可想起群众报案时充满期盼的眼神,心里就会升腾起一种愿望:不论再苦再难,都要想方设法破案!
    临近春节,我们接到案件线索,连夜赶往北京。寒冬腊月,我和同事都冻得瑟瑟发抖,可是顾不了那么多,随便买了件棉衣凑合穿上,便开始奔波于各家银行。累了在银行座椅上躺一会儿,饿了就利用查询的间隙吃点泡面。短短七天,我们跑遍了北京城16个区,走访30多家银行,查询700多个账户,资金链的第一环节终于浮现出来。
    记得那天晚上凌晨一点多,我和同事在回宾馆的路上,由于长时间奔波,我们的双脚肿胀,走在路上一瘸一拐,再加上没有休息好,脸色发黄,手里、身上还大包小包的,鞋上也满是灰尘,狼狈不堪,突然就被当地的民警误以为是可疑人员拦住盘查。至今,仍忘不了当地民警在检查我证件时怀疑的眼神,更忘不了确认身份后说的那句“辛苦了,兄弟”。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来不及多做休息,就再次出发,马不停蹄地到武汉、郑州、焦作等地多家银行查询、梳理账目。晚上赶路、白天工作,那段时间我最喜欢的就是坐车了,因为可以在车上打个盹儿。经过三个多月的连续奋战,我们终于查清了这家公司的犯罪证据,将其非法吸收存款的犯罪数额逐一查实, 27名犯罪嫌疑人落入法网,成功追缴资金、封冻资产3000余万元。